[资讯] 华裔男子宣布竞选美国总统 想给美国人“开支票襄阳淘赚网tzhuan

主页 > 资讯 >

2018-03-16

  几年的锤炼之后,2006年杨安泽加入朋友创办的一家小型考试培训公司――曼哈顿培训(Manhattan Prep),并在不久之后开始担任CEO。在这次创业中,杨安泽挖到了第一桶金,公司最终被教育培训界的巨头开普兰(Kaplan)收购。

  杨安泽:我要让美国民众看到真实的问题所在。我的一本新书即将在4月3日发行,我接下来会在全国多地做更多发布会和演讲。书中介绍了很多我的个人经历,都跟我的竞选有关,我相信书中也指出了目前美国面临的很多问题。

  澎湃新闻:你认为目前美国面临的最急迫和最重要的问题是什么?

  澎湃新闻:你是什么时候开始有竞选总统这个想法的? 你的家人支持吗?

  2000年,在互联网发展风生水起之际,杨安泽辞去了高薪的律师所职位,投入互联网创业大潮中,却在互联网泡沫破碎之际,尝试到了第一次创业的失败。

  3月15日,杨安泽接受了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的独家专访,讲述了自己决定参选背后的故事。从为何选择将“人性至上(Humanity First)”作为竞选口号,到提出对“自动化可能给人类带来巨大威胁”的忧虑;从回应对于发放1000美元“自由红利(Freedom Dividend)”的质疑,到直面作为华裔参与竞选将面临的歧视和挑战,杨安泽都一一作答。

  澎湃新闻:你怎么看最近一些美国政府高级官员针对华裔的敌视言论 ?对亚裔美国人的偏见和歧视会成为你竞选时的不利因素吗?

  杨安泽:最主要的原因是我们没有时间了,这五到十年以来,美国经济经历了劳动力的巨大转变。因此,如果我把时间花在基层职位上,现在来看可能已经太晚了。我曾经在美国国内一些问题特别突出和需要进行迅速变革的地区工作过,我们本来可能有更多时间,但现在没有。

  澎湃新闻:你觉得华裔群体在中美关系中有着怎样的位置,可以起到怎样的作用?

  澎湃新闻:你为何不从一个更有可能成功的位置开始竞选,例如国会众议员或者州长之类的地区性职务?

  澎湃新闻:一般认为,华裔在美国对政治意识薄弱,为什么你会决定去竞选总统?这是你的美国梦吗?

  杨安泽:自由分红,并不意味着会必然地导致工作时间的减少,这些钱只是保障他们的基本生活。我相信这不会让美国民众变懒,而是给他们一个机会让他们来发展自己。

  澎湃新闻:你下一步的竞选计划是是么?如果这次失败了,你还会继续尝试吗?

  杨安泽:中美关系是最重要的国际关系。两个世界最大的经济体,在很多方面可以进行交流。对美国和中国来说,进行更广泛的经济往来是很有必要的。我认为,最大的合作领域是气候变化,气候变化不是一个国家的事情,我们很多方面都受其影响。如果我当选总统,我将把重点放在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两个国家的关系上。我会尽全力建立积极的中美关系,我相信自己在理解两国交往上有优势。

  为要实现成为美国历史上首位亚裔总统的梦想,杨安泽登记成为纽约州的候选人只是第一步。接下去,他必须在民主党内通过两轮提名竞选。而离最终参选美国总统大选,杨安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在杨安泽看来,更大的变革即将到来。在美国中西部失去400万个制造业的工作机会后,下一个受到影响的将是卡车司机――自动驾驶车辆的普及会使上百万卡车司机失去工作,而他们有94%是男性,平均只有高中或一年大学学历。 而与卡车司机命运相类似的还有大批的零售业工人、呼叫中心服务人员、快餐店店员,甚至保险公司和会计师事务所也不能幸免于难。如果他们都失去工作,美国社会将难以稳定。

  “我是杨安泽,我要竞选美国总统。”

  杨安泽:很大程度上,特朗普总统在诊断问题方面很正确,特别是涉及到分配问题和底层民众疾苦问题。但是他的解决办法完全错了。他的一些办法让我们倒退,并且取得的是完全相反的效果。因此我们应该把局势扭转到新的办法上。

  专访丨对话杨安泽:“我想要成为美国第一位华裔总统”

  项目第一年只招募到了40个人,预算不过20万美金;6年后,到2017年时,项目预算已经超过600万美金,共有500多人受训,他们建立了29家公司,制造了2500多份工作机会。2012年,杨安泽还受邀前往白宫参加奥巴马总统主持的青年创业论坛。

  而过去7年的工作经历,也令杨安泽对美国经济面临的挑战有了更深刻的了解。

  2011年,杨安泽创办了非营利机构Venture for America(为美国创业),致力于帮助刚走上社会想创业的年轻人。

  澎湃新闻:像特朗普一样, 你是个商人,没有任何从政经验,而且你目前还没有特朗普那样家喻户晓的“名声”,你打算怎样去说服选民支持你通过初选?

  我认为美国人一直在做的一件事就是证明自己的生命价值。我认为美国的少数族裔都在为此努力奋斗。我并不是一个英雄,我从小生长在这个国家,所以我知道我的华裔背景会影响到公众对我的认知。然而我曾在一家公司任职CEO长达八年,过去的许多成功的经历显示我的华裔背景并没有给我带来负面的影响。我相信这次竞选会是一个很好的机会,我将向大家证明,美国华裔能够领导国家并且做出贡献,成为总统是一个最好的方法来转变那些负面看法。

  杨安泽:因为我竞选的一个主要关注点和自动化技术,和工作有关,我认为我们的社会应该围绕着人。尽管这一口号听上去有些激进,但是说实话,如果你不把人放在第一位,你还能把什么放在第一位呢?我想提出一个观点:如果没有巨大的改变,随着自动化技术大量地取代人类的工作,而政府又没有适当地干预,人类社会将面临很大的问题。

  【专访全文】

  澎湃新闻:对很多人来说,全民基本收入(Universal Basic Income)和自由红利 (Freedom Dividend)的做法听上去“让人兴奋却不现实”,你准备如何去说服他们?

  而对于这一笔巨额费用的来源, 杨安泽认为,既然企业从自动化和人工智能的科技发展中获利颇丰,导致大批美国人失业,那么它们就有义务多缴税,比如可以用10%的增值税(Value Added Tax)来承担这部分费用。

  杨安泽的项目主要招募那些聪明并有志向的名校毕业生,将他们安排到被2008年金融危机重创的美国中西部和南部地区,比如匹兹堡、底特律、新奥尔良、辛辛那提等城市,在当地的创业公司中接受历时两年的“学徒式”在岗培训,之后再帮助他们进行创业。

  出于对技术变革将给美国社会带来巨大影响的忧虑,杨安泽选择了“人性至上”这一不常见的竞选口号,也令他进一步提出了“自由红利 ”这一受到争议的想法。

  杨安泽:首先,自动化技术已经在广泛应用,减少了许多制造业的工作机会,它还将继续影响零售业、货运司机等许多其他行业,这并不是很遥远的事情。有调查称,70%的美国人不相信自动化技术将取代他们的工作。但我们必须面对现实,这就是我们今天的处境。我们需要帮助我们的社会去更好地适应这个变化,而现在美国政府并没有做好。

  我们需要意识到这并不是移民的问题。像我的家庭就是来自移民群体,为美国社会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如果我是一名总统,我将让美国企业完全吸纳来自不同背景的员工。我将成立一个专门负责移民问题的部门。我会依据自己的经历,告诉他们:如果你想拥有更好的的职业发展和家庭生活 重生之崛起农村,美国仍然是个不错的地方。

  2月10日,一张陌生的亚洲面孔出现在《纽约时报》周末版的封面,引来人们的好奇和关注。谁是杨安泽?他为什么要竞选美国总统?

  澎湃新闻:坦率地说,许多人,包括许多华裔目前都不太看好你的竞选 重生之崛起农村,甚至有人觉得你是为了炒作自己,对于他们你想说些什么呢?

  对于大部分美国人来说,杨安泽(Andrew Yang)是一个陌生的名字。去年年底,这位43岁的美国华裔企业家向联邦选举委员会(FEC)提交了书面申请。今年1月,他正式宣布有意代表民主党参加美国2020年总统大选。这位比美国首位非裔总统贝拉克?奥巴马宣布参选总统时的年纪还要小3岁的纽约企业家,是50年来首位参加竞选美国总统的华裔。

  杨安泽:我会对他们说,我从白手起家开始到今天建立了一个价值百万美元的企业,我的竞选是为了帮助美国民众应对即将到来的一场社会变革。那些不相信我的竞选可以进入到下一轮的人们,他们不理解这个问题的紧迫性和重要性。另外,对于一场民主选举来说,即便他们不同意我的看法,不看好我,但是他们可以静观事态的发展,看事实是否会证实他们是对还是错。但是如果有人对我的竞选非常热情和支持,他们可以来参与帮助我成功。如果我们都参与其中,改变就会发生。 我在过去的创业过程中,无数次地经历过,亲眼目睹过这样的事情发生。一些人最初认为你毫无胜算,但是最后却成为了你忠实的支持者。

  关于美国华裔回避政治的原因,其实有很多合理的解释。但我不属于其中一员。在这方面我或许是例外的和独特的。在过去的六年里,我一直管理着一家非盈利机构,我具备了一些独特的经历,也让我为竞选总统做好了准备。而成为总统,也能让我看到之前或许看不见的人群和社会状况。

  杨安泽:大多数美国选民都非常渴望他们的总统能够帮助他们改善日常的生活,而我认为没有什么其他措施可以比自由红利更能够直接地帮助到他们。今天许多美国人正在挣扎,因为他们看到未来的发展趋势并非朝着有利于他们的方向。所以我相信一旦美国民众意识到我的提议是可行的,他们会拥护并且支持我。

  澎湃新闻:你觉得自己和特朗普有什么共同点和不同的地方吗?

  “我仔细观察了特朗普当选前后的整个过程,如果你看一下选民的数据,就会发现如果一个地区制造业的机器人和自动化集中程度越高,该地区对特朗普的投票就越多。”杨安泽说“我们在密歇根州,俄亥俄州,宾夕法尼亚州和威斯康星州实现了400万个制造业岗位的自动化,而正是这些重要的摇摆州的选票将特朗普送进了白宫。”

  澎湃新闻:你对自动化技术发展是持怀疑、反对的态度吗? 为什么你这么重视这个问题?

  澎湃新闻:这样的做法会不会让美国变成像欧洲的一些福利化国家那样?

  澎湃新闻:为什么你会以“人性至上”作为你竞选的口号?

  杨安泽提出的“全民基本收入”(Universal Basic Income)或者又称“自由红利”,具体措施是给所有18-64岁的美国人每人每月发放1000美金的基本生活费,没有任何附加条件,以保证他们的基本生活稳定。

  杨安泽:事实上,我认为这是非常可行的方案。有许多事情政府或许做得并不好或者不擅长,但是给他的国民“开支票”应该是他们可以做并且能做好的事情之一。美国的经济总量可以负担得起。美国政府将许多钱被投入到各种项目和官僚体制中,而我的提议将使每一分钱都直接到每一个民众的手中。这就像一个公司向股东分红一样,没有任何可以抱怨的。这一数字看上去很大,但是事实上是可以做到的。

  杨安泽:自从特朗普竞选成功之后,我就开始有这个想法了。我的家人们都非常支持。

  “一些人认为你毫无胜算,最后却成了你的支持者”

  “我相信自己在理解中美两国交往上有优势”

  杨安泽:我很不幸听到这些言论。我认为我们可以改变那些言论的一个方法就是,允许像我一样的华裔来阐述我们的爱国主义,我们将通过领导人民处理那些真正亟待解决的实际问题,来证明我们对国家的热爱。

  澎湃新闻:作为华裔,你认为自己的独特优势是什么?

  杨安泽:不,我从来没有梦想过成为总统。大学毕业后,我成为了一个律师,之后我开始创业,成为了一个企业家,之后又开始了一个非盈利机构,竞选总统的想法是随着我经历的变化逐渐产生的。我看到国家正在面临的巨大问题,作为一个美国人,我想要贡献我的解决方案。当然,我不认为这是我的父母最初对我的希望。就像许多美国华裔父母一样,他们会希望我找一份收入稳定的工作,做一个好中产。要是没有过去几年的经历,我本来不会做出竞选总统的决定。

  杨安泽:我认为我的优势在于我的背景,我的经济和科技背景很特别。对于大部分竞选者,他们都来自政治体系内部。

  1975年出生于纽约州斯克内克塔迪市(Schenectady)的杨安泽,成长于一个典型的华人知识分子移民家庭,杨安泽的父母相识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均受过良好的教育。杨安泽大学就读于常春藤名校布朗大学(Brown University),并取得经济学艺术硕士和政治科学学位。毕业后,杨安泽进入哥伦比亚法学院取得了法学博士学位,按照父母的意愿成为了一名企业律师。

  竞选总统最有趣的就是可以打开成千上万美国人的视野。对美国人来说,是到了觉醒并且意识到问题的时候了。如果我在2020年未能获胜,我仍然会继续寻求解决问题的方法。

  杨安泽:目前美国社会面临的是,我们的科技正在飞速发展,但从应对上看,我们还没有适应好或者一些人还在假装问题没有发生。越来越多的科技项目正在激化人们的愤怒,对科技不满的一大原因是人们收入和工作机会的减少。我们的经济和政治需要从根本上发生改变。

  “给国民‘开支票’是政府可以做好的事情之一”

澳门网络现金赌博,澳门现金赌博开户,澳门网上现金赌博,澳门现金赌博娱乐 - m.csgoubet.com
电话:0633-8282251
联系人:蒋先生